《万历十五年》有感

全书分别从人君,文官,武官,文人的角度描绘了万历十五年这个明朝的统治末年下的方方面面。

人君受到文官集团的钳制,形同傀儡,无法自由发挥天性,或放浪形骸,或消极处事。

文官就算位极人臣,也要小心制衡百官和人君,稍有变革,触及文官集团的利益,便有杀身之祸。

武官在这样一个重文轻武的朝代,经济制度混乱,文官对武官的权力时刻警惕,更是难有建树。

文人被牢牢束缚在儒学和传统宗族集团制度的枷锁之下,妄图放弃正统的儒学观念,则是威胁到王朝根基安全的大逆之举。

政府的施政方针和个人的行动完全凭借道德的指导,而不依靠公正而周详的法律,这样带来的后果是社会越来越趋于凝固,政府的政治措施无法适应时代的需要,个人的独创精神也难以得到发挥。

文极必开动乱之机,由乱复归于治。努尔哈赤在白山黑水之间起家,带着“质”上的纯真,征服了这样一个庞大的帝国。

当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,各人行动全凭儒家简单粗浅而又无法固定的原则所限制,而法律又缺乏创造性,则其社会发展的程度,必然受到限制。即便是宗旨善良,也不能补助技术之不及。1587年,是为万历十五年,丁亥次岁,表面上似乎是四海升平,无事可记,实际上我们的大明帝国却已经走到了它发展的尽头。在这个时候,皇帝的励精图治或者宴安耽乐,首辅的独裁或者调和,高级将领的富于创造或者习于苟安,文官的廉洁奉公或者贪污舞弊,思想家的极端进步或者绝对保守,最后的结果,都是无分善恶,统统不能在事业上取得有意义的发展,有的身败,有的名裂,还有的人则身败而兼名裂。